<ins id="omyeg"><video id="omyeg"><var id="omyeg"></var></video></ins>
      <ins id="omyeg"><video id="omyeg"><optgroup id="omyeg"></optgroup></video></ins>
      1. <sup id="omyeg"><track id="omyeg"></track></sup>
        所在位置:佳釀網 > 酒業公司 >

        皇臺酒業股東斗法致業績不振

        2018-01-09 10:59  中國酒業新聞  佳釀網  字號:【】【】【】  參與評論  閱讀:

        行業復蘇的春風自2015年底便從高端白酒開始吹起,只是至今仍沒有吹到涼州城。

        2017年12月28日,甘肅皇臺酒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皇臺酒業”)發布公告稱,公司擬對長期存在的應付款項進行核銷,涉及16個應付款項主體。一周之后,2018年1月4日,深圳證券交易所(以下簡稱“深交所”)就此舉向皇臺酒業發送問詢函,要求皇臺酒業說明本次債務核銷理由是否充分、是否存在年末突擊利潤調節等問題。

        深交所的質疑并非空穴來風;逝_酒業表示,本次核銷的應付款項將全部轉入公司2017年度營業外收入,該年度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凈利潤將因此增加1173.37萬元,而根據皇臺酒業披露的財務信息,皇臺酒業在2016年度虧損1.27億元,2017年前三季度繼續虧損0.67億元,截至2017年9月底,公司凈資產為-0.22億元。

        同大部分白酒上市企業形勢一片大好不同,自上市以來,皇臺酒業多年虧損,幾度徘徊于退市邊緣,直到2017年6月才成功“摘帽”。

        業績承壓下,皇臺酒業嘗試跨界教育,以培育新的利潤增長點。但此舉能否幫助皇臺酒業走出業績泥沼,仍是一個問號。

        針對皇臺酒業目前的資產狀況,記者向皇臺酒業方面發送采訪提綱,但截至發稿仍未有回復。

        兩大股東斗法致業績不振

        成立于1998年的皇臺酒業在2000年正式登陸深交所,其后三次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

        2006年,原來具有國資背景的大股東北京皇臺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皇臺商貿”)退居二股東。在接下來的11年時間里,皇臺酒業的大股東幾經更迭,而幾乎每次更迭都伴隨著諸多糾紛。

        2010年,上海厚豐接替鼎泰亨通成為公司大股東,但隨即兩者之間開始角力,由于鼎泰亨通多次對公司提起仲裁申請,皇臺酒業幾次定增受阻。

        2015年,上海厚豐易主,新疆潤信通成為皇臺酒業的控股股東。新疆潤信通上臺后,鼎泰亨通慢慢淡出,但公司同二股東皇臺商貿之間的矛盾卻沒有解決。

        皇臺商貿多次同皇臺酒業對簿公堂,皇臺酒業2017年6月發布的一份公告顯示,自2015年以來,皇臺商貿及其控股股東甘肅皇臺釀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皇臺集團”)共計10次將皇臺酒業告上法庭。

        2017年12月21日,皇臺酒業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三份撤訴民事裁定書,這三份民事裁定書的原告均為皇臺集團,三個案件的訴訟標的總額約2.2億元。

        2018年1月3日,皇臺酒業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代理律師轉發至公司的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數名投資者訴公司“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案”的2份二審民事裁定書、8份民事判決書(以下簡稱“第一批訴訟案”)以及8份一審民事判決書(以下簡稱“第二批訴訟案”)。

        其中第一批訴訟案中的袁琴美、陳海華被二審判決發回蘭州中院重審,皇臺酒業在公告中表示,第一批訴訟案的案件受理費及賠償款合計影響公司2017年度損益2310.78萬元,其中袁琴美、陳海華這兩名投資者的判決結果涉及標的2231.60萬元。

        據悉,如果投資者在2016年4月20日-6月18日之間買入皇臺酒業股票,并且在6月18日之后賣出股票或繼續持有股票受到損失的,可依法發起索賠。

        部分投資者的代理律師上海創遠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許峰告訴記者,前一個日期是年報發布日,后一個日期則是證監會立案調查的時間。

        索賠的原因是業績造假。2016年12月14日,中國證監會甘肅監管局向皇臺酒業下發《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公司在2015年年報中虛構了500萬元的凈利潤,占當期年度利潤總額的51.7%。

        2016年上半年,酒鬼酒和水井坊先后摘帽成功,皇臺酒業成為近20家白酒上市企業中唯一一個還“戴帽”的企業。直到2017年,憑借2015年度的扭虧為盈,皇臺酒業終于在2017年6月摘帽成功。但從其更新后的財報看,皇臺酒業在2015年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依舊為負。

        一不愿具名的白酒專家曾告訴記者,雖說皇臺酒本身并不像“北有皇臺,南有茅臺”那樣處在白酒行業的最頂端,但在甘肅地區,皇臺酒還是有很多機會的,這么多年*ST皇臺的業績乏善可陳,最大的原因應該還是人。

        進軍教育行業

        白酒業務發展得不盡如人意,皇臺酒業不得不轉型自救。

        2012年底,白酒行業進入調整期,行業的不景氣讓皇臺酒業后續入駐的大股東們對白酒業務的信心大減;逝_酒業因此多次提出重組方案進入新領域,但無一例外地受到皇臺商貿的狙擊。

        這樣的狀態在2017年7月有所改變。7月24日,皇臺酒業發布公告稱,公司因籌劃重大事項停牌。本次重大資產重組主要分為兩部分,其一是公司將通過現金增資的方式取得深圳市中幼國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幼國際”)部分股權,與此同時取得中幼國際實際控制人方康寧持有的部分中幼國際股權,以此進軍教育行業;另一個則是公司擬將從事白酒行業的全資子公司甘肅皇臺酒業釀造有限公司(下文簡稱“皇臺釀造”)出售給控股股東上海厚豐。

        在此過程中,皇臺酒業進行了資產下沉,即將白酒業務相關部分資產及負債劃轉至皇臺釀造,將公司擁有的葡萄酒業務相關部分資產及負債劃轉至全資子公司甘肅涼州皇臺葡萄酒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皇臺葡萄酒”)。

        皇臺酒業表示,目前公司正在做資產下沉及不動產產權過戶的相關手續,由于公司同皇臺集團相關土地、房產等不動產存在相互交叉、相互持有的情形,公司正在同皇臺集團協商解決不動產權利一致性的問題。

        此外,由于中幼國際各項資產中的幼兒園教育機構為民辦非營利性機構,其收入與成本支出的核算方式不符合上市公司財務審計的要求,F該公司正重新梳理各項資產,將經營性核心資產單獨分立出來,組建新公司。

        皇臺酒業于2017年9月發布的公告顯示,本次公司擬投資不超過2.5億元人民幣取得教育資產的控制權,上海厚豐將以人民幣或公司認可的其他非貨幣資產進行對價支付。

        中幼國際的實際控制人為方康寧。2016年初,方康寧通過競價獲得新三板掛牌企業三意時代(430255)的控股權,三意時代隨即更名為中幼教育,入主成功后,中幼教育開展幼教信息化業務并于2017年10月底購買中幼國際旗下兩家幼兒園。

        記者向中幼教育、中幼國際方面發送采訪提綱,詢問重組相關問題,但截至發稿,記者并未得到公司方面的回復。

        另一方面,盡管命途多舛,但皇臺酒業似乎并沒有完全放棄白酒業務。

        2017年11月21日,皇臺酒業發布公告稱,公司同高誠集團展開戰略合作,希望可以短期內遏制公司經營下滑趨勢,“三年內對標三線上市酒企,做到區域市場領導品牌”。

        據悉,該戰略合作協議的總購銷金額為1.48億元,雙方共同運作皇臺文化酒。為此,皇臺酒業還專門成立“文化酒事業部”。

        公告顯示,皇臺文化酒為高誠集團獨家包銷產品,高誠集團根據需要安排銷售區域,皇臺酒業不得干涉。

        鑒于此時皇臺酒業正在進行重大資產重組,深交所再次向皇臺酒業發送問詢函,皇臺酒業則表示,重大資產重組為公司在資本層面的調整,而本次戰略合作是公司在經營方面的具體舉措。如果重組成功,戰略合作主體將變更為皇臺釀造,上海厚豐會成為其控股股東。

          關鍵詞:皇臺酒業 虧損  來源:時代周報  李宛珊
          商業信息
          坐在脸上舌头使劲添
            <ins id="omyeg"><video id="omyeg"><var id="omyeg"></var></video></ins>
            <ins id="omyeg"><video id="omyeg"><optgroup id="omyeg"></optgroup></video></ins>
            1. <sup id="omyeg"><track id="omyeg"></track></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