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omyeg"><video id="omyeg"><var id="omyeg"></var></video></ins>
      <ins id="omyeg"><video id="omyeg"><optgroup id="omyeg"></optgroup></video></ins>
      1. <sup id="omyeg"><track id="omyeg"></track></sup>
        所在位置:佳釀網 > 酒業新聞 >

        酒鬼酒換帥 中糧酒業混改加速

        2018-03-14 08:02  中國酒業新聞  佳釀網  字號:【】【】【】  參與評論  閱讀:

        對于酒鬼酒來說,中糧集團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酒鬼酒在2017年年報中表示,公司未來將借助中糧集團有限公司的整體優勢和平臺資源,獲得更多渠道、網絡及人才支持,實現全產業鏈協同共享,進一步做大做強酒鬼酒。

        營業收入8.78億元,同比增長34.13%;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76億元,同比增長62.18%……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酒鬼酒”)2017年的成績單要比這組數據豐富得多。

        在2017年財報發布的前幾天,3月5日,酒鬼酒發布公告,稱選舉王浩為公司新任董事長,李士祎為新任副董事長。王浩和李士祎同時又分別擔任著中糧酒業董事長和中糧酒業負責主持經營班子工作的副總經理等職務。華泰證券食品飲料分析師王楠團隊認為,此舉凸顯了酒鬼酒在中糧酒業內的戰略地位。

        事實上,自2017年1月以來,酒鬼酒有11個董事、監事及高管職位發生變動,其中有7人因工作變動或個人原因離職。其中,酒鬼酒原董事長江國金于2018年2月離職,其任職時間未超過一年。

         

        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里,中糧酒業在集團混改與行業回暖中發生著較為明顯的變化,酒鬼酒也不免受到影響。在酒鬼酒看來,實力雄厚的中糧集團亦是其發展的有力支撐。

        就酒鬼酒目前同中糧集團及其子公司之間的具體合作情況等問題,記者向酒鬼酒提出采訪要求,但截至發稿仍未得到回復。

        酒鬼酒3月12日晚公告,中糧集團成立中糧酒業投資公司作為旗下酒類業務的專業化運營平臺,并將下屬間接100%控股的中糖物流和中糖華豐分別持有的中皇公司34.92%股權和15.08%股權劃轉至中糧酒業投資公司。本次劃轉完成后,中糧酒業投資公司將持有酒鬼酒的控股股東中皇公司50%股權,并通過中皇公司間接控制公司31%權益,成為公司間接控股股東。本次劃轉將觸發要約收購。

        次高端產品增長超50%

        本年度表現不俗的酒鬼酒計劃按照每10股派發現金紅利人民幣1.5元(含稅),共分配利潤4873.93萬元。酒鬼酒表示,鑒于公司目前仍處于戰略轉型的關鍵時期,營業收入、利潤規模依然較小,未分配利潤仍處于較低水平,為加快實現跨越發展,公司將進一步加大銷售費用投入和相關項目建設投入。

        在酒類銷量同比下降7.16%的前提下,酒鬼酒在2017年的業績增長主要來源于產品結構調整。其中,次高端酒鬼系列同比增長55.16%,已成為拉動公司收入增長的主要力量;處于高端位置的內參系列亦表現不俗,同比增長18.27%。

        除產品結構調整外,渠道也成為酒鬼酒戰略轉型的另一要點。

        多位業內人士曾告訴記者,酒鬼酒此前在沒有穩固湖南這個“根據地”市場的前提下匆忙開拓其他市場,是導致這家湖南酒企在行業調整中損失較大的原因之一。

        渠道下沉因此成為酒鬼酒如今的工作重點之一。年報顯示,酒鬼酒在2017年聚焦核心湖南市場,推進終端核心店建設,“基本實現縣級市場陳列全覆蓋”;與此同時酒鬼酒也在省外重點市場樣板,目前河北、山東、河南樣板市場已完成地級區域全覆蓋。

        酒鬼酒的銷售團隊建設亦在2017年度取得一定進展。年報顯示,公司銷售費用中的職工薪酬和銷售服務費分別增長78%和58%。

        決策層再變動

        按照中糧集團的規劃,2018年將成為中糧酒業混改的收官之年,而此時亦正處于酒鬼酒轉型的關鍵期。

        換帥是這一關鍵期的關鍵詞。

        公開信息顯示,目前酒鬼酒的大股東為中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皇公司”),其持股比例為31%。而中皇公司由中糧集團和香港皇權集團各持股50%,上述兩家公司各向酒鬼酒派出3名董事,上述6名董事和3名獨立董事一同構成了酒鬼酒的董事會。

        酒鬼酒的實際控制人為中糧集團。自趙公微于2016年1月離職后,公司董事長一職由中糧方面派出的江國金接任,副董事長則由皇權集團實際控制人鄭應南擔任。但在今年2月,酒鬼酒修改公司章程,公司副董事長增加至2名。公司章程修改后不久,王浩和李士祎便走馬上任,成為酒鬼酒的新任董事長和副董事長。

        換帥并非毫無預兆。2017年12月,王浩被任命為中糧酒業的董事長兼黨委書記,而李士祎則在擔任長城葡萄酒總經理等職務的同時被委任為中糧酒業負責主持經營班子工作的副總經理,原酒鬼酒董事長江國金則在2018年1月出任中糧肉食的董事會主席。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師告訴記者,由于目前酒鬼酒的戰略轉型調整尚未完成,因此高層調整對公司影響不大。

        廣發證券食品飲料分析師王永鋒團隊則在研報中指出,新董事長王浩任職后正在加速調研和布局酒鬼酒新戰略,李士祎則不僅擁有豐富的酒水行業經驗,同時其掌管的中糧名莊薈優質團購和零售資源將有助于酒鬼酒開拓市場。

        減少關聯交易

        2016年初,在中糧集團新任董事長、黨組書記趙雙連上任后,這家立足于中國的國際大糧商開始了轟轟烈烈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按照中央國企改革“頂層設計”的要求,中糧集團形成了“集團總部資本層-專業化公司資產層-生產單位執行層”三級管控架構,在此基礎上,中糧集團組建中糧國際等新的18家專業化公司平臺。

        與此同時,中糧集團全力推進資產一體化,即將分散于不同上市公司和企業的資源資產,按照核心產品線,重組、整合進各個專業化公司。

        中糧酒業即是上述18個專業化公司平臺中的一個。官網資料顯示,目前的中糧酒業主要包括長城葡萄酒、中糧名莊薈、酒鬼酒等資產。

        2017年10月,中國食品剝離長城葡萄酒等酒類資產,自此中糧酒業旗下的上市平臺便只剩下酒鬼酒一家。此前資本市場上已有消息稱,中糧集團有意將酒鬼酒作為酒類資產上市平臺。

        目前尚無明確數字說明長城葡萄酒在2017年度究竟為中糧酒業帶來多少收入,但李士祎為其定下的“2018年小目標”為重回20億元陣營,而酒鬼酒在2017年的營業收入尚不足10億元。

        對于酒鬼酒來說,中糧集團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酒鬼酒在2017年年報中表示,公司未來將借助中糧集團有限公司的整體優勢和平臺資源,獲得更多渠道、網絡及人才支持,實現全產業鏈協同共享,進一步做大做強酒鬼酒。

        中糧食品營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糧食品營銷”)在2016年和2017年均為酒鬼酒的第二大客戶,盡管酒鬼酒對其的銷售額尚不足公司年度總收入的5%。

        酒鬼酒方面表示,向關聯方銷售產品是為了充分利用關聯方的市場網絡和渠道優勢,進一步降低銷售成本、拓展營銷市場、提高市場占有率,實現優勢互補和資源優化配置。

        與此同時,酒鬼酒也在加強自己銷售隊伍的建設。2017年初,酒鬼酒預計將在當年同中國食品發生約7000萬元的關聯交易,但關聯交易實際發生額為3437.25萬元,酒鬼酒表示該差異主要是因為公司自2017年5月起加強營銷隊伍建設,統一管理全國市場,因此關聯交易減少。

        3月7日,酒鬼酒發布公告稱,公司預計將在2018年同中糧酒業發生近3000萬元的關聯交易。

          關鍵詞:酒鬼酒 混改  來源:時代周報  李宛珊
          商業信息
          坐在脸上舌头使劲添
            <ins id="omyeg"><video id="omyeg"><var id="omyeg"></var></video></ins>
            <ins id="omyeg"><video id="omyeg"><optgroup id="omyeg"></optgroup></video></ins>
            1. <sup id="omyeg"><track id="omyeg"></track></sup>